冰山医院之酒精(下)

书名:冰山医院 作者:喵咪先森 发布时间:2020-01-09 19:16:02
凌绾感觉到施压在自己脖颈处的力道渐渐减弱,顿时轻松了许多。夏红闻声转过了头,然后没好气地说:“又是你。”玲玲眯起眼露出天真无害的笑容,继续补充道:“她现在是唯一可以出现在这里的媒介,如果她变得和我们一样,你会和我一样永远也离不开这个地方。”夏红将信将疑,她收回双手转向玲玲,凌绾顷刻间趴倒在地上。“为什么?”玲玲并没有急于回答夏红,只是先朝凌绾看了看,随后对夏红说:“虽然你和我们所处的时期不一样,不过你本质上与我们并无差异,都是死在这里的亡魂,媒介是我们可以出去的载体,不是替身,你杀了她,不过是为这个地方再多添一个和你一样的女鬼罢了,毫无益处,况且,以她为媒介的亡魂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听到这里,夏红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随后抬起一只手捋了捋头发,轻蔑地说:“就是那个什么什么森的?我找出来的方法就是这个,取一个媒介的性命,以其为替身,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,我发誓一定要让这里化为灰烬。”玲玲摇摇头,继续说道:“不管你的方法是怎么得来的,都不正确,总之我劝你三思而行,她现在是唯一可以带你出去的媒介。”“你不会是在骗我的吧?”夏红明显不太相信玲玲的话。玲玲不再回答她,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,一副信不信由你的架势,夏红迟疑了片刻,一把抓住凌绾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,凌绾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朦胧,不过她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拖往一个未知的地方,莫名的恐惧又不由得涌上心头。“熊娃娃,熊娃娃,黑黑的眼睛,圆耳朵,呼哧呼哧笑哈哈,呵呵呵呵……”是谁在那儿唱,这股意识支撑着凌绾费力地睁开双眼,眼前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,凌绾很不喜欢这种感觉。“醒了?”夏红点燃一支蜡烛,烛光照在她的脸上是一片惨白。“这是哪里?”凌绾勉强挤出这几个字,目光仍旧不失时机地四处张望,很快发现自己被反绑了起来。“你总是这么好奇嘛?”夏红拿着燃烧中的蜡烛,漫步走到一个角落,手微微将蜡烛下弯,眼角余光妖媚地瞟向凌绾,紧接着说到:“有的时候太过好奇周遭的事物会让你忽略掉最为重要的细节。”话音刚落,房间里顿时灯火通明。凌绾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极点,自己虽然在医院工作了一段不算太短的时间,可是也从未见到过这么多的——酒精。夏红在一旁愉悦地欣赏着凌绾的反应,仿佛自己猜中一般露出诡异且得意的笑。“你想怎么样?”凌绾不愿示弱。“给你点教训。”夏红缓缓的挪动步伐来到凌绾面前,用手抓起她的下巴,“我说过,你不该来这儿。”凌绾扭头甩开夏红的手,嘲笑般地说到:“怎么?你想请我喝酒精吗?你这个变态。”夏红的目光转而望向那些酒精瓶子,忧伤地说:“我变态,哼,你以为,这些都是我的?”对于夏红的突然转变,凌绾有些摸不透,不过她仍旧不敢掉以轻心,眼神不曾偏离半点。“其实,要想进入这座宅子,必须要经过一番洗礼。”“什么?”“你其实,也应该和罐子里的人一样的。”凌绾觉得没能杀了自己令夏红有些恼怒,所以接下来的发展恐怕对自己十分不利,所以必须做好心理准备,索性不再害怕。“什么罐子?你若想让我死,也应该让我死得明白,否则,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,我保证,我一定能做到。”语气的坚定似乎起到了动摇夏红的那么一丝丝作用。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-“我已经被卷了进来,绝不能还被蒙在鼓里。”得到凌绾肯定的答复,夏红显得很轻松。“一切都要从这座宅子说起。”夏红似乎把自己拉回到一个很远很远的时期,“在众人眼中,卢冰山是一个标准的好人,会做生意,热衷慈善,平易近人,所以即使他后来建造出这么一座大宅,也没有人怀疑过什么,的确,也没什么可怀疑的,不过是造一座自己住的家宅,谁没有个住的地方呢,不过是比别人的大一些,其实也建的并不气派。”凌绾静静地听着,她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线索,哪怕现在的自己已经精疲力竭。“可是你知道吗?他有洁癖,很严重的洁癖,你能想象吗?一个有着严重洁癖的人居然还能拥有者那么多肮脏的钱,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。”“洁癖?”凌绾扭动了一下手臂,被反绑住的手腕现在显得有些生疼。“没错,起初我以为他只是单纯的过于爱干净而已,却不曾想,他的洁癖,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。”“你为什么这么说?”“因为不知道是哪一天开始,我总能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,我以为是一种气味奇特的清洁剂,最后我发现,他让佣人们每天都用酒精把宅子擦洗一遍,是每天。”夏红沉溺在自己的回忆中,凌绾终于找准了时机,将早已拽在手里的指甲刀慢慢挪向捆住自己的绳子。“从那以后,整座宅子就像酒精做的一样,全是刺鼻的酒精味,我跟他说,可是他根本无视,到后来,他雇了更多的佣人,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……”“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呢?”凌绾突然打断夏红,眼神意味深长地看着她。夏红也转过头看着凌绾,她知道凌绾还有下文。凌绾的嘴角轻蔑地微微翘起,“因为钱,对吧?”夏红走近凌绾,弯下腰凑到她的面前,“还有呢?”凌绾喘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你说了那么多,好像很受不了的样子,但是却不曾流露过一丝去意,这还不足以说明吗?”夏红嘲讽般地笑了,“哼,哈哈哈,你还真是自以为是。”“难道不是吗?”“不,你说的很对,的确是这样,不过也不完全是,因为,我发现了一个天—大—的—秘密。”夏红神秘地说。“秘密?是什么?”“很想知道吧,你的好奇心这么重,一定很想知道。”夏红貌似很得意能挑起凌绾的兴趣。“要说就快说。”凌绾突然很讨厌夏红得意的表情。“真是没耐性,不过别慌,你一定会知道全部内容的,一个细节都不会错过。”“然后呢?你告诉了我全部,就要杀了我吗?”凌绾感到手腕处的力道松弛了许多。“我改变主意了,凌绾,你现在不用那么快死了。”“是吗?可是你快要死了。”凌绾挣脱手里的绳子,一把站起来拿过旁边的酒精瓶子泼向夏红。夏红没有料到这个情况,很是措手不及,但是很快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眼神惊恐地盯着凌绾。只见凌绾那充满血痕的手里多了一盏烛台,金光闪闪地在夏红眼前晃来晃去。“凌绾,你,你要干什么?”“怎么,为什么这么害怕?”现在轮到凌绾得意地冲着夏红轻蔑地笑起来。“你,我,我真是太小瞧你了。”此时的夏红肠子都要悔青了。“你现在才知道,太晚了。”说完,凌绾毫不留情地将手里血红色的烛台朝夏红丢去。此时全身沾满酒精的夏红惊恐无比,可是又毫无办法,她双拳紧握仿佛等待着自己被毁灭的一瞬间。可就在这个时刻,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夏红的前面,那个身影一把接住了正在空中飞滚的烛台,只见一滴滴烛液嘀嗒嘀嗒散落于地。-凌绾不敢相信地望着眼前的身影,眼神里透着不解,更透着哀怨。“凌绾。”梁倾森轻轻地唤着。“为什么?”凌绾此刻只想尽快知道答案。梁倾森吹灭手中的烛台,然后斜过头对夏红说:“你先走吧。”夏红惊魂未定,还杵在原地,不过浑身都在哆嗦。“我喊你快走!”梁倾森赶紧吼了一声,夏红才回过神,随后目光怨恨地看了凌绾一眼,消失了。“看不出来啊,梁倾森,这么会儿功夫,你已经跟这里的女主人这么熟了。”凌绾嘲弄般地说道。“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梁倾森话还未说完,凌绾继续说:“枉我还焦急地四下找你,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,还差点死在这里,我有危险你不来救,她有危险你就马上出现,这么说来我在你心里也不算什么嘛。”“凌绾!”“那么现在,我可以走了吧。”凌绾说着就朝门外走去,梁倾森伸出手臂拦着她,谁知凌绾一把甩开他的手。“让开!”凌绾怒视着梁倾森,梁倾森能明显地感觉到凌绾的气愤。“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?”“不需要,既然你在这里很好,那我也没必要带你出去了,你好自为之。”凌绾走到门口正准备拉开房门,梁倾森在其身后吼道:“我发现了那个秘密。”凌绾停止了动作,静静地站在门前。“夏红说的那个秘密,我也发现了,所以你不能杀她,刚刚如果她被烧,这座宅子也会化为灰烬,那样的话,你也会被烧死的。”凌绾回过头,满脸的疑惑,梁倾森知道光说是不行的,他朝凌绾挪动了几步。“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凌绾不由自主地跟在梁倾森的后面,虽然不知道要去往哪里,可是凌绾还是没有犹豫地跟了过去。不知道走了多久,梁倾森在一个楼梯口停了下来。“就是这里。”他转过头对凌绾说,凌绾朝楼梯口望去,楼梯是朝下的,下面漆黑一片,很明显底下是一个地下室。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凌绾还是多问了一句。“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,走吧,我们下去。”说着,梁倾森带着凌绾走了下去。沿楼梯走下去的时候,楼梯两边的烛台也自动燃起来,照亮了前方的道路。凌绾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扇大门。他们停在了大门前,梁倾森朝凌绾示意了一下,凌绾缓缓推开了大门。门的另一边是一个个透明的玻璃容器,就像医学研究院的那些标本一样,不过唯一不同的是,那些容器都异常的巨大,里面的标本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实验品,而是,一个一个被浸泡在泛着恶臭酒精味的——人。那些人,不,应该是那些死人,都还穿着他们生前的服饰,从而凌绾可以判断,那些都是夏红口中所说的佣人。凌绾难过地张开口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,瞳孔被放到最大,强烈的感官刺激令她痛苦万分。恐惧再一次泛滥全身,她不禁朝后退去,却被梁倾森抵住,梁倾森抓住凌绾的肩膀对她说:“这就是那个秘密。”随即,凌绾感到自己身上弥漫着一股气味,然后全身都湿透了,周围不再是干燥的,反而异常的潮湿,还出现了许多气泡,凌绾觉得自己仿佛也掉进了那些玻璃的容器里,根本无法呼吸,大量的气泡从自己的口鼻中窜出,就像那些佣人生前一样,在透明的液体中无尽地挣扎。

添加书签

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