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树上那人

书名:萌妃追杀令:活捉王爷,GO! 作者:翻滚可乐气泡 发布时间:2018-11-05 22:01:45
即墨泽见树冠之中并无任何的动静,随手便是一抬袖口,似抬起了千古风云席卷的刚正罡风,一股强大的波流便随之逼近了那树冠之处。

这股波流看似霸道强劲无比,在接近树冠之时,骤然而停,虽震得那树叶簌簌而落,纷纷扬扬洒了一地,却丝毫未曾伤及那树冠之上的人儿。

只听得树冠之上传来一声高声的——“Shit!即墨泽!你谋杀啊!”,便有一个人影在树冠之上摇晃了几下,笔直地从上跌落下来!

这跌落之下的隔墙有耳的无耻偷听的,正是水燕倾。

那墙粗略估计约摸有二米之高,而那树冠是比那墙头还要高的。

水燕倾只觉脚下一滑,重心一个不稳,她便悲催地随着翠绿色的树叶,开始做自由落体的运动!

她只觉得猎猎的风声从她耳边呼啸而过,天空之上的璀璨星辰似乎在调皮地眨着眼睛离她愈来愈远,而她则无奈地闭上了眼。

应该会屁股开花吧?

即墨泽,你一定是我上辈子的克星……

本来爬上总督府的墙头,只是因为好奇这墙头能否加固,却不料撞见了一番好戏,正看在兴头之上,却又摔了个体无完肤。

嗯。她最近大概水逆。

“啪——”的一声,水燕倾整个人便撞在了墙角的草地之上,幸而草地比较柔软,才免去了她散去了一身骨架。

她艰难而缓慢地睁开了眼,面前闪现了即墨泽一张被放大的绝世容颜!

只见即墨泽瞪大了狐狸般的眼眸,一脸惊慌失措似乎从来不知情地一般盯着她看着,还带上了几分慌张,咬着他那娇艳欲滴的下唇,一副十分内疚地表情惶恐地说道:“燕倾!怎么会是你?啊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说罢,即墨泽的脸上堆满了“真诚无比”的歉意,水燕倾却从他的嘴角旁捕捉道了一丝明显的捉弄笑意。

呵……

不是故意的?不知道是她?这即墨泽不应该当王爷,改明儿穿回去一定介绍他去好莱坞,演技一流。

唔,还会武功,还有颜值,一定会大红大紫。

“我见这月色正好,所以爬个墙来看看这月亮和星星,正昏昏欲睡之时,却掉落了下来,哎呀,我这老腰啊——”水燕倾鬼话连篇,没有一句在智商线上,很荣幸地,她看到了即墨泽抽搐的嘴角。

当他堂堂宁国公是傻子吗?

即墨泽稍稍理了一下凌乱的思绪,立即绽放出了一个无比娇艳的笑容,瞬间贴近了水燕倾的脸蛋,目光移向了她的腰间,拈花微笑般问道:“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腰部有点酸酸的?然后一动会有点涨涨的?没关系,这月色正好嘛,本王正好也要等河道抽干,不妨陪你一起看星星看月亮,燕倾,你觉得如何?”

如何?!

应该是无论她如何拼命想要站起来,却被那腰部的酸痛给疼得又坐了回去,确实只能躺着干瞪着眼睛陪着这个丧心病狂的王爷看星星看月亮了。

她的腰,好像,摔!折!了!

轮番来回试了几次后,水燕倾终于放弃了挣扎,生无可恋地望着星空,喃喃自语道:“不会轻功来爬什么劳什子树……”

即墨泽却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站在了水燕倾一旁,倚靠着那两米高的红墙,明珠金冠束乌发,长风流畅穿他发而过,月色皎洁,似春雨般落于他一身,衬着他身后的红墙泛着微红,落于了他如玉洁白的脸颊旁。

于水燕倾仰躺的角度,顿觉漫天的星光落于他墨色发间,于明珠金冠处,折射散发出无限恩泽的光芒,晃若天人,

若不是方才他害得她落了下来,摔得浑身疼痛不能动弹的话,她倒是愿意承认,眼前的这个男人,有种近乎妖艳的美丽,不似人间之物。

“你,在这里等,是在等那林中之人忍不住林中的雾瘴,自己跑出来吗?”水燕倾心中一动,到口的话,脱口而出。

即墨泽恍过了神,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看似有点蠢实则却聪明过人的女子,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探寻,她是如何得知自己的目的?

暗中撤退天眼,在林中布下雾瘴,是他与北冥魄用手语的暗中指令,并没有告知任何人,而在别人看来,他确确实实也是在等着河水抽干,好见到湖底的一支箭,由此来造成他确实开始怀疑天眼之中有奸细的假象。

这样,便会起到麻痹敌人神经的作用。

可是,她是如何读懂那手语!?

“你,是谁?到底来自哪里?”即墨泽第一次感觉到了水燕倾的存在竟然于他而言,也是一个威胁。

他一直觉得她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,从天而降,所带之物,皆是奇奇怪怪,所说之话,所行之事,都与这个朝代是格格不入的。

他一直未曾问起,她的由来,却在此时,她触及到他的秘密之时,他开始有了想要问出口的冲动。

“你和奇奇怪怪的人交谈的时候,我看出来了那是手语。我在孤儿院长大,手语,是自然会的。”水燕倾的目光里有一丝回忆的光芒,似眼前浮现过了几人几事后消散殆尽,剩下的,竟是即墨泽一眼忘穿的落寞哀伤。

“孤儿院?燕倾……我总觉得,我跟你隔阂着一个世界。”即墨泽亦心中有所触动,忽然的,他不想知道眼前这个奇特女子的由来,就让她一辈子这样,沉寂欢笑,淡而芳雅在他身旁,哪怕是毒药,他也是甘愿的。

“不。你和我,隔阂的,不是一个世界。是好几个世纪。和光年。”水燕倾的眼里闪现的是姜子冲着她大吼大叫的场景,还有门前的那只大黑狗的犬吠,以及死党花痴般的笑容。

即墨泽沉默,星光之下,他沉寂了许久,终于浅浅开口道:“燕倾,也许你的世界我未曾来得及参与,但,往后的日光里,我,会把我的全部,摊在你面前。但,不是现在。”

水燕倾躺在草丛之中,怔怔地望着即墨泽的星辰般的眼眸,似跌进了一个深渊之中一般,头晕,目眩,漩涡。

闭上眼,她闻到了一旁青草涩涩,有一朵无名野花,适时挣脱花苞鲜艳而放。
  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