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5章 酒醇

书名:萌妃追杀令:活捉王爷,GO! 作者:翻滚可乐气泡 发布时间:2018-11-12 03:00:20
是夜,繁星满天,湛蓝色弥漫了整个天际,偶有绚丽多彩的极光飘忽而过,落在草原的一端,是美丽的花开。

落地生花。

“义渠铮,你有酒吗?”

水燕倾许是意兴阑珊,篝火印在在她的面容之上,暖和红的交错,让她的双颊有晕红生出。

“酒?”

义渠铮皱了皱眉,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有,倘若你若是想喝,倒是可以往前再走上一阵子,便有我西凉的一座小镇,许是,能讨上一杯酒喝喝。”

“那好,我们过去?”

水燕倾起身便兴高采烈地说道,不由自主地便牵过了义渠铮的手。

义渠铮只觉得她的手心间,传来了一阵温热,似有少女的芳香气息传来,他的心,微微一个打顿。

她的手心细细纹路之处,渗透着密密的汗液,偏生了她回眸的一笑,灿烂了整个星辰的天际。

那一瞬间,她像极了天边的烟火,与那星辰,交织在一处,怦然而放。

而她,却不自知,牵着他的手,在漫天星辰和草原之上,像一匹野马一般脱了缰地狂奔,直到,他听到了她浓烈的喘息声。

夜空在这一刻,忽然变得黯淡,仿佛整片星空之下,只剩下了她的身影。

在那一刻,义渠铮忽然意识到,也许,他的心里,已经种下了一颗种子,在慢慢生根,浅浅发芽,转眼,便是苍天大树。

“燕倾,累了就歇歇吧。”

这是义渠铮第一次这样叫她的名字。

水燕倾回头,眼里,亦有一丝诧异闪过,转瞬,便是她明朗的笑容,像烟花般绚丽。

她微笑着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累。再走走,便可以讨到酒喝了。”

义渠铮笑笑,并不拦着她,任她像匹野马一般驰骋于这片独属于她的天下她的星空之下。

终于,等她跑得有些累了,义渠铮从她身侧手负于身后,装作一副轻蔑的样子,睥睨地说道:“你们中原的女子,也不过这般模样嘛。才跑几里路,便喘成这样了。你在这树下呆着罢。酒,这种东西,还是应该男人去讨。才方便些。”

水燕倾心知他好意,便喘着点点头,摆了摆手,说道:“给你半个时辰,你要是讨不回来,便不算是这草原之上的好男儿!怎么样?”

“笑话!我草原上的男儿,便是要骑最烈的马,喝最烈的酒!”

义渠铮一拍胸脯,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不知为何,他却心虚地将最后一句,隐去了。

“去吧!讨不回来,你的镯子,也就别想要了。”

水燕倾一笑,挥舞着手中那一对玉镯,乐呵呵地说道。

“什么!?你打算把镯子给我了?!”

义渠铮大喜过望,伸手便要来抢,却被水燕倾别到了身后。

“可以考虑。”

水燕倾撅起嘴,一副傲娇的模样,逗着义渠铮。

“你在这儿等着,要是敢乱跑一步,小心我义渠铮翻遍了天下也要将你给找出来。”

义渠铮说完,便跑得很远,眨眼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水燕倾坐于树下,拿出一对玉镯,心想着这本就是他西凉的东西,本应该给他西凉国,只是自己私自做主给了义渠铮,无音那边该怎么交代?何况,这还是无音母亲的遗物。

不如,将这傻小子灌醉了?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?

水燕倾坏坏一笑。

“酒来了!”

义渠铮大老远地便兴冲冲地跑来,手上提着的两坛酒看上去倒是分量很足,只是他一身凤服火红的模样,让水燕倾忍俊不禁。

“诺,给你!”

义渠铮将一坛酒塞给了水燕倾,然后气喘吁吁地坐下,给了水燕倾一个眼神,意思是,自己没有超过时辰。

谁料,水燕倾却似没有看见一般,只道一声“好酒!”,接着便不顾义渠铮一脸期待的面庞,满心欢喜地揭开了酒坛便往口中倒去!

“喂!你们中原,也有女子这般喝酒的吗?!”

义渠铮被水燕倾的架势吓到了,他印象当中的中原女子何等地温婉,哪里像她这般大口喝酒的!

不能输!

一定不能输!

本着这样的原则,义渠铮亦大口大口地灌起了酒来!

水燕倾其实第一口酒下去,便已经有了些许醉意,只不过这酒实在香醇,忍不住想再喝第二口,便咕咚咕咚不知道自己灌下了多少。

镜头推远。

远远地,在一片苍茫的星空之下,在湛蓝色的天际之上,在草原无边的翠绿色中,一颗墨绿色的树下,两个人影,皆仰着头,以举杯的姿态,定格成了永恒。

犹闻见,青草的芳香,还有酒的醇香。

天边的一颗启明星,明亮而遥远地闪烁不定。

火红的一轮圆日,从湛蓝色和青翠色中挣脱一跃而出,异彩洒满了这片大地。

义渠铮并没有醉。

醉的,反而是水燕倾。

她醉的很安稳,一头便倒在了草地之上,义渠铮先是嗤之以鼻的一笑,笑得有些无奈和宠溺,低低说道:“还以为你有多好的酒量,看来,不过如此。”

他将水燕倾放在了自己的腿边之上,恰巧,从他的角度望去,看到了水燕倾亵衣之中若隐若现的碧玺色的玉镯。

他的眼中,有光芒露出。

他的手,不由自主地向前探了过去,想要将玉镯从她的亵衣之中取出。

却于异彩耀眼的那一瞬间,他纠结而犹豫地撤回了手,喃喃叹了一句:“中原女子,应该很注重贞操。还是罢了吧,等她醒来了,再问她讨,也不迟。”

他的手,转而,缓缓落在了她的柔顺发间,轻轻**,宠爱至极。

似在**着自己的爱驹。

“水燕倾,你可能,便是那个收服雄鹰的最烈的女人。但,为何,我瞧不出,你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?”

义渠铮一笑,无奈地将目光望向了那阳光初生的地方,那般炙热而清新的光芒,冉冉而生的,是无限的生机,还有,光辉。

她睡得很安稳,只是会时不时地辗转反侧一下,露出她性感的玉颈,被日光一线挑过,镀上一层金色。

旭日已升。
  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