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6章 策马回凉都

书名:萌妃追杀令:活捉王爷,GO! 作者:翻滚可乐气泡 发布时间:2018-11-12 03:00:20
浓烈的旭日向来不吝啬温柔,总是将草原之上的翠绿之色染成欲滴的金色。

一缕金线穿过尘埃轻柔将淡色浅画在水燕倾的睫毛之上,被风,带过的颤动感,她的睫毛微动。

让义渠铮忍不住想要去抚平她的睫毛。

这个女人,明明没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地方,却总是轻而易举地便跨过他的防线,成为威胁他的存在。

义渠铮微微叹息。

只怕是此时,在西凉的国度外,已经有人,将那天,翻上了一遍吧。

将她带回西凉,只怕,是祸,不是福。

但,要他将她舍弃在此处,任其自生自灭,莫名的,他是于心不忍的。

他管这个叫做,不忍。而,不是爱。

“水燕倾,但愿,我将你带回凉都,不是一个错误。但愿。”

义渠铮的修长指尖穿过了阳光的细暖,将她眼眸间的露珠轻缓拂去,沾了一指尖的,微湿。

湿漉漉的感觉混合着阳光的温度从他的指尖直达了他的心脏,使热血的心脏处,莫名的一阵暂停的冷却,继而又是更加血脉喷张的悸动感随之而来,令义渠铮愣了愣。

从未有女子,让他,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她的酒量,十分的不好。

以至于,三四个时辰内,怕是醒不过来了。

两腮边,她的潮红,在金色的阳光下,有些微烫的感觉。

义渠铮看出了神,微微轻叹一声:“若你我不是敌对的面,只怕是我要……”

低眸,他不愿再言语。

他将指尖环成了一个哨口的模样,放于口边,清啸吹起。

一瞬间,清亮的哨声响彻了整片阳光初升的翠绿色草原!

远远的,在山坡的此起彼伏处,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马的身影!

马脖子上的铃铛十分清脆,随着重重的马蹄声,一晃一荡便越来越清晰地由远及近而来!

千里骏马,虽远识哨!

这是属于他的坐骑,跟随了他十年有余,早已通晓他的哨音。

在他出西凉前往楚国之时,便有意将它安排在离此地不远的地方。

他,义渠铮,信不过人,但,却信得过他的这匹马。

人,会背叛。而马,不会。

马只会忠义,勇往直前,履行主人的命令,完成自己的使命。

朝阳下,马蹄高高扬起,映衬在一轮圆日之下,马儿一声嘶鸣,高傲地停下。

犹闻见马前蹄上浓郁的青草味道。

“乖,掣电。你果真还在此处等我。好样的。”

义渠铮满意地拍了拍马背,爱怜之意溢于言表,而马儿也将头凑近了他的手心之中,轻呢地撒娇。

“掣电,我们要带一个女孩回凉都,你可要快点了。否则,耽搁了时辰,怕是父王要怪罪了。知道吗?”

义渠铮一笑,以商量的语气和马儿交谈着,似乎在和一个老朋友交谈一般,丝毫没有主人的姿态。

马儿亦轻声鸣叫一声,似乎听懂了他的话。

“好。那我们这就启程。”

义渠铮环抱过水燕倾,纵身一跃便上了马,长鞭一挥,一声清亮的“驾——”,马儿便撒开了蹄子,俊逸快速无比地向着凉都的方向,远去了。

马蹄下的草尖儿随着马力的触及,低微地摇晃不定,晶莹的露珠,“扑通——”一下滑落到黑色的泥土之中,滋润了这片金色与翠绿色交接的土地。

朝阳下,是一马二人的身影,纵横驰聘。

****

凉都。

白色金丝镶边的帐篷之上,一面高高的黄色旗帜随风扬起,被风吹得笔直,像一把刀一般地锋利。

旗帜上大写的一个“凉”字醒目而刺眼,远远地便像是涂上了鲜血的红色。

而帐篷之内,是莺歌燕舞的歌声不断传来,随着西凉王一声爽朗的喝彩声后,便有女子娇滴滴劝酒的声音传来:“大王,再来一杯嘛~臣妾给您满上~”

“飞雪,来给本王亲上一个这酒本王便一口饮下。”西凉王双颊微红,已有几分醉意,一手搭在慕容飞雪裸露的香肩之上,双眼微微透着醉熏之意,调笑着说道。

他一手捏过了慕容飞雪的尖俏下巴,便强势地凑了过去要吻她,却被慕容飞雪娇俏的一声:“讨厌~”给一拂袖挡了过去,顺带袖口落下露在西凉王眼前的是无限娇媚的娇羞之意。

甚是撩人的很。

西凉王一吻未能得逞,又见她这般撩人之意,借着酒意,眼中顿生了火辣辣的火焰,征服的欲望出现在了这个草原之上的王者的瞳孔之下。

他直勾勾地盯着慕容飞雪的眼,脸上的威严顿现,一把便将他勾到了自己的怀中,手指尖稍稍一用力便扣住了她的身子,引得她一声轻哼,让他眼中的火焰,又腾的一下燃烧了起来。

“退下!”

西凉王连手都没有挥一下,只是克制欲望威严的两个字,帐内的正在献舞的莺莺燕燕们立刻便停下了优美动人的舞姿,齐声娇滴滴地道了一声:“是。大王。”便倒退着出了帐篷。

帐内,只剩下了慕容飞雪和西凉王两个人,以西凉王征服欲十足的姿势,相偎依在一起。

慕容飞雪的眼中有躲闪之意,却被西凉王环得紧紧,无法逃脱,她也,不准备逃脱。

“爱妃,你真的太会撩拨起我的欲望,我是这个草原的王,如今,我也要你,臣服于我,取悦于我。”

西凉王眼中的火焰已经伴随着呼吸的急促,他欺身便将慕容飞雪压在了身下,一边将滚烫热辣的吻熨帖上她的颈部,一边“刷——”的一下,便将覆于她身上的衣物,粗暴地扯去。

慕容飞雪的眼中有绝望闪过,一滴泪噙在了眼眶之中,强忍着,又咽了回去,继而取代的是深深通红的仇恨之意!

西凉王已经急不可耐,他迫切地要在慕容飞雪的身上攻城略地,浓厚和贪婪的呼吸弥漫在了二人的周围,令人闻之耳红。

西凉王刚要进行下一步动作之时,却见帘幕一下被掀开,一个士兵见此情景迟疑了一下,回避着禀报道:“启禀大王……”

“蠢货!有什么天大的要紧事要在这个事儿闯进来?”西凉王怒吼道。

“大王,义渠铮王子,带着您要的东西,回来了。”
  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