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得之,杀之。

书名:萌妃追杀令:活捉王爷,GO! 作者:翻滚可乐气泡 发布时间:2018-11-12 03:00:20
在西凉王身下的慕容飞雪眼中骤然一亮,转而成了充满希望和仇恨的目光。

她的面容之上,有值得和欣慰掠过。

西凉王正在兴头上,被这士兵这番一禀报,忍了忍自己的欲望,拉了拉自己的衣物,不舍地从慕容飞雪的身上坐了回去,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说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慕容飞雪亦不着痕迹地拉回自己被扯下的衣物,不动声色地端坐在了西凉王的身旁,不言不语,眼却急迫地盯在了帐幕门口处。

帐幕被义渠铮骨感而修长的手轻掀而开,一股草原之上的清新青草气息随之而来。

慕容飞雪正了正身子,似宽心了一般地呼了一口气。

义渠铮进帐便瞥见了上位端坐着的慕容飞雪,稍稍皱眉,还是很干脆利索地便单膝跪了下去,道到:“义渠铮见过父王,见过王妃。”

“听说,你带回了我想要的东西?”西凉王身子稍稍前倾,把玩着手中的菩提珠串,不屑地瞥了他这个儿子一眼,懒洋洋地问道。

他这个儿子,向来只会在女人堆中混,哪里听说过有什么建树,更别提这次要他带回传国的玉玺了。

一个不寄于希望的儿子,当然,不受宠。

相比较西凉王的反应,慕容飞雪的神色则反差很大。

她十分急切地等待着下文,等待着义渠铮的回答,却又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,忍了又忍,只好紧紧攥着自己大腿上的裙物,扯了又扯,揉搓了又揉搓。

“是。儿子带回了父王要的传国玉玺和王妃要儿臣带回的人,只是……”

义渠铮犹豫了一下,抬头瞥了一眼西凉王和慕容飞雪,又低下了头,显得有些吞吞吐吐。

“只是什么?!”慕容飞雪激动得差点从王座之上站了起来,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之后,她又缓缓地尴尬地坐了回去。

倒是西凉王,先是狐疑地看了慕容飞雪一眼,见她坐了回去,便装成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,轻咳了一声,缓缓问道:“只是什么?”

“只是她喝醉了。而玉玺只有她知道在何处,儿臣,暂时还不能从她的口中套出玉玺的下落。”

义渠铮低头,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。

“什么!这算什么理由!义渠铮你是不是在搪塞大王?!”

慕容飞雪还未等西凉王开口便已经激动地站起,将指责的指尖指向了座下的义渠铮。

义渠铮目光一冷,一寒,缓缓抬头,从嘴角扯着出了一丝讽刺的冷笑,冷冷说道:“王妃这么着急着见水燕倾,莫不是有什么私仇未了?还是说,王妃根本不将父王放在眼里,只是在利用父王?”

“你!你!”慕容飞雪涨得脸色通红,却被说中了心事一般怎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好一跺脚,娇嗔地摇着西凉王的胳膊,撒娇地说着:“大王~您看,我这个王妃怕是封着玩玩的,连您的儿子都敢斥责我对您的忠心!大王~”

西凉王伸手轻拍了几下慕容飞雪的手背,手中的菩提珠顿了顿,眼底却闪现过了一丝怀疑的目光,只是语气里仍十分疼爱地说道:“义渠铮,大胆,竟然敢对王妃无礼!还不快认错!”

西凉王这一声呵斥并不响亮,甚至还带上了几分认同,以至于义渠铮很快便听出来了父王语气之中的意思。

他十分顺从地便跪下,深深一礼,低头道到:“儿臣无礼,还望王妃看在儿臣这次有功的面子上,不与儿臣计较。”

慕容飞雪见这场面,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好道了一声:“起来吧。”便心有不甘地坐了回去。

倒是西凉王,伸手端过了玉樽杯,轻泯了一口千古醇,缓抬眸略有深意地问道:“铮儿,这传国玉玺非同小可,这关键的人在说出下落之前可得注意了,要是有什么闪失,无攻反是罪,明白了吗?”

“儿臣明白,定要问个明白。”

义渠铮抬头,目光灼灼,冷静地答道。

“好。本王给你三天的时间,问出传国玉玺的下落。然后,杀之。”

西凉王无声地将玉樽杯放回了桌案下,却溅落了几滴酒,沉冷地倒映着他眼中的杀机和寒光。

依照他对义渠铮和几个儿子的了解,水燕倾这个女人的到来,只怕是会搅起一潭水,他不希望哪一方的势力壮大威胁到他的皇位,即使是他的儿子们,所以,唯有——杀之。

义渠铮的目光之中很诧异地晃过了一丝慌乱,却被他很好地掩饰了过去,不动声色地他低声道了一声:“是,儿臣定当遵命。”

西凉王的目光抬起,在义渠铮的身上落了一会儿,轻挥了一下手,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“没什么事儿了就下去吧。”

“大王……”

慕容飞雪见连个水燕倾的影子都没有见到,有些着急地坐不住了,又想撒娇说些什么,却被西凉王摆摆手给制止了。

义渠铮见这局面,自然知晓是自己耽误了父王的好事,心中有数地低头道了一声:“是。父王。”便倒退着出了帐幕。

刚走出帐幕没有几步路,义渠铮便听到帐幕内传来一声娇嗔令人心神一漾的娇声——“大王~轻点儿~唔……”,他无奈地笑了笑,叹息了一声皱了皱眉叹息了一声:“祸水。”

“呦,这话要是落在了父王的耳朵里,只怕大哥要难过上几日了。”

义渠铮刚想走开,便听到了身后义渠兆讥讽的嘲讽声,他缓了缓步伐,笑容满面地转身,似十分欣喜地见到了义渠兆一般,喜色说道:“原来是兆弟前来,瞧我这记性,倒忘记弟弟近日来已经荣升父王随性的王子了,想必将来这王位离兆弟也不远矣。”

说罢,义渠铮深深的一个礼便弯了下去,以示对义渠兆的恭敬。

只听义渠兆冷哼了一声,便道了一声:“那倒未必,听说谁能拿到传国玉玺才是王位的顺位继承人,我这,怕是及不上大哥了。”

义渠铮眉梢一挑,心知自己回凉都这件事早就被人盯在了眼里,怕是掩盖也迟了,便缓缓起身,微微一笑,道到:“传国玉玺,目前并不在我手上。”

“什么?那你还敢回来复命?!”

义渠兆听罢,语气里掠过一丝狂喜,还有察觉到不妥后的掩饰。
  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