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镜花水月

书名:龙王妻 作者:潜心梦徒 发布时间:2019-09-07 12:29:05

  

  而我从康宁的眼中已经读出了某些讯息,她如今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只不过,她似乎是选错人了。

  她面前这位,是地府的主人,阴间的阎君,最最重要的是,他的心中还有一个,曾经能让他跳入地狱熔岩,不惜神形俱灭也要守护的女人。

  如此一来,其他女子,又怎么能入的了他的眼?

  从地府回到妖都,我和龙玄凌都心照不宣,但是,从康宁每日望着阴牌傻笑,我们都清楚康宁这是真的陷入了一段单相思。

  “玄凌,你说,给宁儿指一门婚事如何?”从地府回妖都转眼已经两月有余,我发现,康宁的“症状”非但没有减缓,反而好似还加重了些。

  她时不时的,就拿着那阴牌发呆,让我十分担忧。

  “夫人同本君,倒是想到一处了,本君觉得,蛟王次子尚峻不但能文能武,英武不凡,性子还极为内敛深沉,自幼同祺儿一道长大,也同宁儿交好。”龙玄凌居然已经想到了人选。

  我思索了片刻,无论是从年纪,还是品貌,蛟王的次子尚峻,都是一等一的人选,与宁儿十分匹配。

  “那你便同她说说,女儿家的事,本君不便去问。”龙玄凌看着我说道。

  “好。”我嘴上答应的痛快,可当我走到宁儿的寝殿门口时,却又有些迟疑了,不知道这件事儿,如何开口。

  也不知道,这个小丫头,会不会答应。

  “娘亲?”我立在她的寝殿门口,还在思索着,就听到康宁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,我立即侧过头去,看到康宁正一手牵着永乐,一手拉着长安,从长廊一侧回来。

  永乐和长安,一脸红扑扑的,额头上都是汗水,看来今日又出去玩的不亦乐乎了。

  “娘亲。”她们过来拉着我:“娘亲,穹弟该修理了,方才我们在外头放风筝,穹弟用术法将线给弄断了。”两个小丫头告着状。

  “好,娘亲一会儿说他,你们先回去洗漱吧,一身汗,担心着凉了。”我看着她们一头汗,连忙冲着身后的婢奴招了招手,示意她们带着永乐长安下去。

  而我则是望向康宁,康宁这些日子都表现的十分“沉静”,不似从前那般“疯闹”。

  “宁儿,娘亲想同你说一件要紧的事。”我望着她,一脸认真的说。

  康宁见我这么严肃,立即说道:“娘亲,这些日子,女儿日日都去学堂的,没有懈怠。”

  见她突然紧张,我不由觉得好笑。

  “娘亲,不是为了这些。”说罢,我推开她寝殿的门,牵着她,走进了寝殿里。

  寝殿的桌上就赫然放着那块阴牌,康宁一看到阴牌就疾步走了过去,双手捧起,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。

  “我还以为弄丢了,苦寻了一整日,原来是落在了这?”康宁小心翼翼的将阴牌揣入了怀中。

  我望着她,有些担忧。

  婢奴给我们沏茶,我示意她们退下,便与宁儿面对面的坐着。

  拐弯抹角的话,我也不会说,对于自己的亲骨肉,我想有一说一。

  “宁儿,你觉得尚峻如何?”我看向康宁,询问道。

  “尚峻?”康宁立即笑了:“很好啊!他是这妖都里,唯一一个能与祺弟打个平手的妖,听闻他一直在苦修,准备着,渡劫化龙。”

  “嗯,没错,那孩子,十分勤勉上进。”我抿了一口茶水,又道:“那你觉得他的品性如何?你同他自幼一道长大,彼此应该十分了解才对。”

  “很好啊。”康宁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
  我心头顿时一喜,想着没准有戏,结果康宁接下来却说了一句话,如同兜头一盆凉水浇下。

  “若是可以,我倒是想拿穹弟,去换他做我弟弟。”康宁笑着,喝了一大口茶水。

  原来,她只是把尚峻当做是“弟弟”。

  “天穹虽然顽劣,但是,确实是你一母同胞的弟弟,而那尚峻,你若是喜欢,我们也能成为一家人。”我看着她,旁敲侧击的说道。

  康宁一愣,抬起她那湛蓝的眼眸,直勾勾的盯着我:“娘亲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娘亲觉得,宁儿你如今已经过了成礼,也该寻个良配,今后继承妖都大统。”我看着康宁,柔声说着。

  康宁听了差点没将口中的茶水吐出来,冲着我,连连摇头。

  “娘亲,女儿和那尚峻不可能的,女儿就把他当成小弟,和天祺他们是一样的,而且,而且,其实,永乐对尚峻有些意思。”康宁开口便又是让我一惊。

  永乐居然?哎,也怪我这做娘亲的,平日里也没有同她们谈起这些。

  因为,在我的眼中,她们永远都是孩子,从未意识到,她们也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也会有思慕的心上人。

  “那便不说尚峻,宁儿你,可有看上的?你师父家的和泰如何?年纪虽比你小,可却是个周正心性纯良的?”我想着,宁儿平时除了尚峻,应该就同和泰走的最近了。

  “噗呲!”一声,这一次,康宁是将茶水给喷了出来,并且,拼命摆手:“娘亲啊,我求求您了,您就放过女儿吧,和泰跟那些个小弟又有什么不同?他也叫我长姐。”

  “那?那夜辰如何?”这夜辰是凤卿羽和青岑的长子,和他的父亲一样,俊朗不凡。

  “娘亲,我求求您了,别乱点鸳鸯谱。”康宁依旧摇头。

  “那娘亲仔细想想,还有谁?九歌?九歌怎么样?”我凝着眉,其实,灵乌和芸娘的儿子九歌也极为不错,他和芸娘一样,高冷俊秀,论品貌,妖都应该找不出第二个了。

  “哎呀,不要,不要,这些宁儿都不嫁。”康宁已经开始不耐烦了,冲我连连摆手。

  我看着她,不由的垂目。

  思索了良久,还是决定,同她说清楚。

  “宁儿,地府那位,就如镜花水月,看似美好,但与你绝无可能。”我提醒康宁。

  康宁一听,脸颊瞬间绯红无比,紧接着还摇头否认:“谁说女儿看上阎君了?”

  “娘亲说是阎君了吗?”我反问道。

  康宁张着嘴,说不出一句话来,只能是红着脸儿,垂着头,不再吭声。

  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