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在劫难逃

书名:龙王妻 作者:潜心梦徒 发布时间:2019-09-07 12:29:05

  

  我看着她,有些心疼,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,这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。

  “宁儿,把阴牌给娘亲,忘了他,妖都多的是好儿郎,你都可以选,唯独那阎君不可。”我说着,伸出手,想让宁儿把阴牌给我。

  “不行。”康宁朝着一侧挪了挪身,警惕的望着我。

  我不由的叹息了一声:“阎君长相超凡脱俗,你一见倾心,也实属正常,可是你知道他的心中已经有心上人了吗?他还是阎世子时,便为了那位世子妃,跳了地狱熔岩,为了一人舍下修为,舍下地府七十二都城,舍下搓手可得的君王之位,你明白,这意味着什么吗?那是烙在他心尖上的女人,永远不可能被撼动。”

  “那,那,阎君成婚了?”康宁蹙着眉宇,望着我,那湛蓝的眸子里,好似要溢出泪来。

  我摇头,如实说道:“这个,娘亲不知,但是,宁儿,你趁着如今陷的还不深,就快些忘了他?”

  “娘亲,来不及了。”康宁垂目,拿出那阴牌:“娘亲与父君,一直恩爱有佳,娘亲应该知道,何为心动,宁儿从看到阎君的那一刻,就心猿意马,不知所措,这种感觉,从未有过。”

  “你还年轻,如今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相信娘亲,你还会遇到更适合的。”我拉过康宁的手,劝说着。

  “娘,这种心动,从第一眼开始,就覆水难收,回到妖都这么久,我日日都想见他,日日都想去找他。”康宁说着,眼眸发红,好似真的要哭了。

  “好了好了,此事再放一放,是娘亲太过着急了。”我连忙安抚。

  从小到大,康宁的脾气倔,很少哭,所以,一见她要落泪,我便心疼。

  只是,若她真的泥足深陷,只怕今后有她哭的。

  那阎君,且不说,是否娶了那心尖上的人儿,就那日,他看宁儿时的眼神,便没有半分男女之情,根本就是把她当做是个有趣的小妹妹来看。

  不过,如今康宁这副模样,我也不忍再伤她的心,只能是安抚了一番之后,便起身,准备去告诉龙玄凌,康宁的想法。

  结果康宁却突然问道:“娘亲,能不能,让我再去一次地府?”

  她泪眼莹莹的望着我,语气之中满是恳求。

  我凝眉看着她,过来谈此事时,我从没有想过,她居然对那阎君已经如此上心,更是没有料到,她知道了阎君心中有“心上人”还想要去见他。

  “我昨日,又梦到他了,我真的好想再见他,哪怕一眼也好。”康宁哀求着,两行泪水,瞬间从她的脸颊滚落而下。

  我连忙拥过她,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我很想答应她的请求,可是若是我答应了,她必定是陷的更深。

  “宁儿,这世间,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,也不是你喜欢,对方就必定是你的。”龙玄凌不知道何时,已经立在了殿门外。

  康宁的肩膀一颤,立即松开了我,望向她的父君。

  “父君,宁儿明白,可是,宁儿真的很想见他。”康宁说着,再次落泪。

  龙玄凌剑眉高扬,沉默了良久再度开口:“你若喜欢,那便去吧。”

  我一愣,望着龙玄凌,半晌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“玄凌?”我没有想到,他居然这么快就答应,让康宁去地府?

  “多谢父君成全。”康宁疾步走到龙玄凌的面前。

  而我在这一刻,心乱如麻。

  “但是,若得不到他的心,你便回家。”龙玄凌的手,轻轻抚在康宁的脸颊上。

  “宁儿明白。”康宁答应的爽快,也不等我再叮嘱什么,便迫不及待的朝着走廊外头跑去。

  果真是应了那句话,女大不中留。

  龙玄凌看着康宁的背影,眼中写满了担忧之色。

  “为何答应她?”我望着龙玄凌:“你我都是过来人,明知不可能?”

  “夫人,你知道么,当本君第一眼看到你时,本君的耳畔便响起了四个字,你猜是哪四个字?”龙玄凌突然看向我,眼中写满了柔情。

  我一怔,摇了摇头,这事儿还从未听他提起过。

  龙玄凌伸出手,他的指尖划过我的长发,在我的耳侧低语道:“在劫难逃!”

  听到这四个字,我更是一愣,抬起眼眸凝望着他。

  “所以,在本君一次次,渡劫苏醒,轮回时,本君便告诉自己,无论多痛苦,只要能再遇到你,本君便倾其所有,绝不退缩。”他说完拉着我的手,站在长廊上。

  此刻,宁儿早就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。

  我瞬间明白了龙玄凌为何同意让宁儿去见阎君,这是因为,他知道,已经拉不回来了,还不如让她去碰碰壁,没准过些日子就会回来。

  “话说,阎君是否已经婚娶?”我垂目,看着院中的蔷薇,问龙玄凌。

  龙玄凌点了点头:“听闻,他登位时,娶了当年的世子妃,不过,短短几年,便又休了,地府盛传,他是一个薄情之人,身边环肥燕瘦,从不缺女子。”

  “薄情之人?”我摇头:“若真是薄情之人,当年怎么会为了那世子妃,放弃一切?只怕其中还有其他缘故。”

  “本君想,大抵是为了成全,那废妃已经被送出地府了。”龙玄凌说着又顿了顿:“阎君,眼神坚毅,一看便知,不是空有一副好皮囊,只不过,这种男人,心如磐石,想要拿下,只怕?”

  看的出,他也在为康宁担心。

  想要打动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会有多难,我不敢去想,只愿宁儿,若得不到阎君真心,能及时回头,毕竟,不是所有的念念不忘,都会有回响。

  “夫人,天凉了回寝殿吧。”龙玄凌牵着我,走向我们自己的寝殿。

  我跟在龙玄凌的身旁,望着他高大的背影,很感激,感激他对我的真心,让我从未尝过求而不得的痛苦。

  不过,原本我猜测,依照宁儿的性子,她最多在地府待一两个月也就回来了。

  毕竟,她从小到大,都是被宠爱着长大的,若是那阎君拒绝她,我想她应当会受不了,然后回来。

  可是,她却一去数载,期间我和龙玄凌去地府不下几十次,想要将她接回,可她就是不愿意回来,居然还在阴间“打杂”,忙的不亦乐乎。

  不过,见她比之前害相思时快乐了许多,我们也就不强行带她回妖都了,任由她在喜欢的人身边转圈子。

  我想,或许要等到某一日,阎君真的立了新妃,这个小丫头才会幡然醒悟吧?

  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