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章双胎

书名:龙王妻 作者:潜心梦徒 发布时间:2019-09-07 12:29:09

  

  染澈和千岁的事儿,是我们记挂了几百年的大事儿。

  见我们都在看着他们,千岁立即垂目。

  龙玄凌则是抬手拍了拍染澈的肩膀:“这婚事,你自己全权处理,我们在旁协助你就是了。”

  “对,对,你们该办个热热闹闹的婚宴了,也当做是咱们的乔迁之喜。”一旁的灵乌高兴的说着。

  我望向染澈,染澈则是垂目看着千岁。

  “诶呦,费劲儿,你就是这么磨磨蹭蹭才这么多年都没有得手!”淼空看着染澈,不住的摇头:“喜欢就上,死乞白赖迟早都是你的。”

  “哦,是吗?”一旁的青毓,望着淼空:“这法子,以前你还对谁用过?”

  “诶,娘子,瞧你说的,除了你,我还能对谁用?”淼空赶紧挽住青毓的手,哄着她。

  锦绣看着她的爹娘则是憨笑着,淼空一把将她抱起,问道:“你听的懂吗?就笑?”

  锦绣摇头,她才不过三五岁的模样,哪懂这些。

  “龙君,小的们可等到您了。”

  我们在这刚刚站了一会儿,就齐刷刷的从龙城各处出来了几十个小妖。

  按照龙玄凌的说法,这些小妖,都是他修炼时遇到的,能带入龙城的,便都是些心性纯良的。

  “知龙君要来,小的们便设下宴席,恭迎诸位。”说话的是一只虎精,我能感觉得,他的灵力还算不错。

  “好。”龙玄凌微微颔首,伸手牵着我,带着我们跟着这一群小妖一同朝着龙城主殿走去。

  而在这龙城主殿里头,不但已经摆满了酒菜,还有一个老熟人。

  “穿山甲?”我看着立在主殿门口等着我们的魁梧男人,当即就是一怔。

  穿山甲也冲着我们笑了笑:“呵呵,安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“诶呦,你怎么也?”胖和尚还有灵乌都吃了一惊。

  我们曾经都住在一个院子里,我们曾经真的亲如一家。

  “玄先生修炼时,我们又遇到了,玄先生见我也孤寂,便问我愿不愿意一同修炼。”穿山甲的脸上带着依旧憨直的笑。

  我突然想到从时间上来算,宁思音应该早就已经去世许久。

  不过如今,穿山甲在凡间应该玄孙辈都有了吧?

  “文武呢?”我看着穿山甲,想着甲文武,应该也是妖,他和宁思音还有一个儿子在世上,不算孤独才对。

  “死了。”穿山甲突然垂目:“一百多年前就去世了,是出游时,不幸被一个道士给收了,早知道,我这当爹的就教他些术法。”

  说到这里,穿山甲的面色就变得越发阴沉。

  妻子去世,儿子也死了,也难怪,穿山甲变得如此落寞。

  而我这些年也一直关注小舅舅的后人,只是一代代传下去,情感疏离,他们看到青鸾惊恐不已,我们也不便再去打搅他们平静的生活。

  “没事,没事,今后大家一起修行,热闹的很,来,这么多好酒,可以开席了吗?”胖和尚立马岔开了话题。

  穿山甲个性也爽快的很,立马点头说是昨个收到青鸾送来的消息,他就吩咐这些小妖给我们准备了美味佳肴。

  我这时候才知道,原来龙玄凌把龙城的大小事务都交给穿山甲处理。

  这宴席,虽没有妖都的丰盛,但是,因为我们大家可以无拘无束的聚在一起,便成为了这么多年里,我吃的最为放松的一餐。

  不过,宴席间我没有碰酒水,因为,在三天前,狐天医已经替我把过脉,说我有孕了,而这件事,我不知道该如何同龙玄凌开口。

  因为,此胎是双生之象,狐天医说,我的腹中怀着的,是双胎。

  双胎,在凤凰中并非好事,双生凤凰其必有一伤,就好像是我和桃笙一般。

  所以,我才不知道该找什么时机同龙玄凌说。

  酒过三巡,宴会也进入尾声,这酒水喝完,就已经到了傍晚,龙玄凌让穿山甲帮忙腾出了楼阁,我和他就住在龙城主楼,在那里,还有花精儿给我们打点起居。

  这些花精,则是术法低的,龙城是她们的庇护所,在这里,她们可以慢慢修炼。

  龙城的结界可以守护我们,也同样可以保护她们。

  龙玄凌牵着我,到了我们的寝殿,这个寝殿,便是我还在京中当洛家小姐时的闺房模样,如今再看,便觉得恍如隔世。

  一转眼,便真的过了这么多年?好似在做梦一般。

  “夫人?”龙玄凌从身后一把抱住了我:“你可喜欢?”

  “喜欢,我自然是喜欢。”我转过身,凝望着他的眼眸。

  龙玄凌今日,脸颊微微泛红,那湛蓝的眸子有些迷离。

  我知道,他在席间喝了很多酒,今日的他,好似尤为开心。

  “玄凌,你喝了不少酒,早些休息吧。”我柔声对龙玄凌说道。

  龙玄凌却望着我,嘴角微微向上扬起,高兴的对我说道:“夫人,本君一直想给你一个家,本君知道,你不喜欢妖都繁琐拘谨的生活,让你等了这么久,真的对不起。”

  他说着,伸出手,捧住了我的脸颊,吻上了我的唇。

  他的嘴里,还带着甘甜的酒香味儿。

  不过,在他的手,抚在我的腰上,准备解开我的衣带时,我便下意识的推开了他的手。

  “怎么了,夫人?”他有些狐疑的望着我。

  “今日算了,早些休息吧?”我说着,就要转身,去给他弄些热水,擦脸洗漱。

  龙玄凌却一把将我横着抱起,朝着床榻走去。

  他轻轻将我放在床榻之上,便俯身,要亲吻我。

  我的双手按在龙玄凌的胸膛口,他狐疑的望着我:“夫人,今日究竟是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你我已经是老夫老妻了?”我的话还未说完,龙玄凌立刻凝眉。

  “夫人的意思是,已经厌倦了本君?”他突然变得严肃。

  “不,不是,不是厌倦,哪怕没有这些,你我依旧是最亲的亲人。”我看着龙玄凌,心中还在想着,该不该此刻告诉他,我腹中怀有双胎的事儿。

  结果龙玄凌听完我的这句话之后,却面色变得越发阴沉。

  “本君和你,不是亲人,本君也不想把你当做什么亲人,你是本君心尖上的人,无需血缘束缚,本君也会一辈子爱你,一辈子,都想占有你。”龙玄凌说罢,那霸道的唇便再次落到了我的嘴唇之上,不再给我说话的机会。

  索性,他待我温柔似水,腹中孩儿并无大碍。

  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