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看似必败的赌局(3)

书名:圣骑士的裁决 作者:孟德兄 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2:44:28
四徳*三尺却并不想知道“党中央”是个什么玩意,他只是单纯的讽刺罢了,当然,也有真正的疑惑,大多数平民少年浑浑噩噩,很少有像杜兰德这样有胆子有想法的人。
“这少年,谈吐文雅,思维清晰,同时又刚毅果断,极端疯狂,两种截然不同的品质出现在同一个少年身上,真是匪夷所思。幸亏他出身低微,没有贵族头衔,不然还真是个大祸害。”四徳*三尺表现的像是服了软,其实心里却是强烈的不甘,“和一个籍籍无名的平民少年比赛剧本,赢了没有荣誉,输了则是天大的耻辱,不过,我四徳*三尺怎么会输给你?!”
四徳三尺对于剧本方面,有着强大的自信,就像实力卓越的战士相信自己的盾牌可以格挡一切强大的攻击,声名显赫的剧作家也相信自己的生花妙笔才是独一无二的。这是建立在实力上的自信。
而杜兰德,虽然耍着嘴皮子,但心里并不轻松,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想要真正的立足,还是太难了。甘于平庸,注定卑微如草,不甘平庸,便多有性命之忧。不过杜兰德如今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生死倒也寻常,这个世界有太多令人生不如死的事。比方说,沦为奴隶,这是杜兰德宁死也不接受的。信息时代的思维:既不愿意奴役谁,更不愿意被人奴役!
杜兰德现在最重要的社会关系便是费列罗一家,费氏若亡,他也难以幸存。何况费列罗实在于自己有恩,自己继承了这具身体,便有责任和义务,正所谓“糟糠之妻不下堂,贫贱之交不能忘”,滴水之恩也是恩,他老杜便当涌泉相报。唇亡齿寒,有些事情逃避不开,不如迎难而上。
没有太多的深思熟虑,事到临头多凭少年意气,人为霸主,我为奴辱,不奋起反抗还坐视费家沦落不成?
杜兰德觉得这辈子再难有这样的锐气,如今心力十足,正需慨当以慷,岂能缩手缩脚?
演讲台下,众人骂声不觉,词藻华丽,组合神奇,四徳*三尺苦着脸。这事本就不好解释,何况同行多冤家,他就算动嘴皮子,一张嘴也招架不住这么多张嘴,心里痛恨杜兰德到了极致:“小杂种,等你惨败之日,我要让你后悔做人!”
众人正骂骂咧咧,忽然,杜兰德忽然高声道:“大家静一静,三尺先生虽然莽撞,但有情可原,他急忙赶来,是有一件大趣事要告知大家!”
“就算有十万火急的急事也不是威胁我等生命的理由!”
“看我这件礼服,四百多个金币呢,现在竟然有了缺憾,这完全是这个侏儒一手造成的。站在公正与理性的角度上,我觉得三尺先生最好赔偿我的损失。”
名流们依旧喋喋不休。
“三尺先生所谓的趣事就是拿我们的生命开玩笑吗?”张伯伦望向四徳*三尺,“这样的趣事,无论如何,都说不通呢!”
杜兰德道:“不不不,三尺先生的趣事,是来一场赌局,一场十万金币的赌局!”
此言一出,场中顿时鸦雀无声。
就连四徳*三尺本人,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,十万金币,我的乖乖啊,这笔钱放在雪漫城,也是重量级的,就算是领主大人坐拥冰林郡,十万金币也绝非一个小数目。
这小子,究竟搞什么阴谋诡计?
四徳*三尺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众名流沉寂良久,终于从震惊中缓过气来,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,先前因几乎酿成的车祸而对四徳*三尺声讨却已经被暂寄到九霄云外。
“十万金币的赌局,好大的手笔,老朽自愧不如啊!”张伯伦震惊过后,淡淡道,“又是开印刷社,又是十万金币的赌局,三尺先生的表现,每每令人赞叹,只是不知三尺先生忙于这些,可有时间构思作品不。”
四徳*三尺对张伯伦这老家伙压根就没什么好印象,这家伙在他看来,就是个废材,只是年龄大了,认识不少文艺界大师,这才有点江湖地位。本该就此封笔,颐养天年,却还是出来倚老卖老,卖弄狗屁文章,尤其是经常针对他四徳*三尺,那股酸味隔着一里地都能闻见,着实讨厌!
当下,四徳*三尺忍不住道:“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我虽忙碌,但下笔行云流水,不像个别年纪比较大的老家伙,笔都快握不稳了,还是要浪费纸张。”
张伯伦闻言,气得要命,恨恨道:“现在的晚辈,真是目中无人,浑然不知礼仪为何物,与草原的野蛮人,又有什么区别?”
四徳*三尺正想反驳,杜兰德已经抢先发言道:“诸位,三尺先生是一个十分爱才的人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辈,因为欠了三尺先生一点点钱,三尺先生怜悯我贫寒,见我会点文字,于是与我设了一个赌局:我们分别各写一个剧本,然后上演,谁的剧本更受欢迎,谁就胜出,比赛时间是一个月。若我胜出,则三尺先生将免除我的债务,而三尺先生若胜出,我愿凭三尺先生任意处置。”
张伯伦摇着头,感到一阵荒谬,问道:“但是这和十万金币有什么关系?”
杜兰德徐徐道:“众所周知,三尺先生是最能赚钱的文艺人士,自然大有商业头脑,他准备投资十万金币做一个投注系统,做一个赌局,可以买我胜出或者买三尺先生胜出,我的赔率是十倍,三尺先生的是一倍!”
张伯伦哈哈大笑:“有意思,有意思,你叫什么名字?”
杜兰德道:“我叫杜兰德。”
“杜兰德。罗曼语中意为‘自律和良知’,出自史诗《星空》,这种名字,却非普通人家能起的,看来你应该是哪位落魄贵族家里的少爷了。”张伯伦的诗歌虽然受众面不是很广,但博学却不是吹出来的。上流社会中,你再有资历,倘若没有点阅历做底子,和人家聊天一问三不知,谁又会瞧得起你?
才华能让人获得尊重,知识也可以。
“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平民。”杜兰德不亢不卑地说,“但自问也有点才华,所以才会和三尺先生之间产生这么一个赌约。”
张伯伦笑开了花,四徳*三尺竟然和一个平民少年打赌这个,不管输赢,这脸面铁定是丢了。四徳*三尺丢脸,张伯伦喜闻乐见,于是拍拍杜兰德的肩膀,道:“孩子,你很好,我支持你创造奇迹。”
这简直是在嘲讽四徳*三尺,四徳三尺冷笑着说:“若人人都能创造奇迹,奇迹也不叫奇迹了。”
张伯伦道:“傲慢是阻碍前进的障碍,谦虚是令人进步的钥匙。我觉得这孩子会赢,我压他一百个金币,我会获得一千金币的,哈哈!”
一百金币对张伯伦来说不算什么,但就此恶心一下四徳*三尺,倒也花的值得。
四徳*三尺尖声道:“你休想从我这里拿走一个铜子,你会一败涂地!”说罢,又对杜兰德道:“好吧,你成功了,咱们这荒诞的赌局人尽皆知了,你终于安全了!”
杜兰德道:“却也要谢谢三尺先生的配合。”
张伯伦眼中闪过一道光芒,对自己的徒弟奥观海道:“你不压一点吗?这个赌局,也算是文坛趣事!”
奥观海无奈道:“我压五十个金币给这孩子。”
众名流也纷纷下注,金额不等,大多都压给了四徳*三尺。毕竟四徳*三尺已经成名多年,而杜兰德这个名字之前谁都没听说过。
压给杜兰德的人,纯粹就是为了恶心一下四徳*三尺罢了,金额都不大,反观四徳*三尺,压他的人个个都出了大血。
四徳*三尺看着名流们下注,正洋洋得意于杜兰德不被看好,忽然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:“我是赌局的庄家啊,若压杜兰德的人太少,杜兰德又必败无疑的话,我得赔多少钱啊!这小子,比地精更狡猾!”
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……
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,多种阅读模式,无广告,送书券
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51云阅读”。

请用微信扫一扫添加
打开微信→选择右上角“+”→点击“添加朋友”→选择“公众号”→输入“51云阅读”→搜索并关注,即可阅读。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