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蒋家兄妹

书名:剑武封神 作者:剑镜 发布时间:2019-12-22 05:50:06
来者共有三人,一女二男,均手持刀剑,身背行囊,衣服上沾染了不少尘土,鞋上还有几个血点,看样子也是进山狩猎的。
女子身材娇小,面容可爱,属于那种邻家小妹型的,性格活泼,刚才搭话的就是她。
另一人的面貌清秀,和女子有几分相似,应该是她的哥哥,最后一人面色苍白,眼神让程成想起刚宰掉的那头蛇行蜥……
“恩,我是自己一个人。”
“啊,请问师兄,是否可以与我们同行,共同狩猎妖兽?所寻获的材料换成钱平分。”女子闻言有些欣喜,进一步问道。
“不错,苦水岭妖兽众多,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。”她的哥哥也附言道,“我们本来是四个人,可惜第四人临时有事,中途离开,正好兄台独自一人,不妨加入我们,互相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“也好,那就算我一个,我叫程成。”
这兄妹二人言辞礼貌,程成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,于是痛快答应下来。
“太好了,我叫蒋兰兰,炼体境中期,这是我哥哥蒋洪义,刚刚晋入炼体境后期,这位朋友是童飞,炼体境后期。”
那个叫童飞的人明显不愿意程成的加入,他略带威胁地瞪了程成一眼,说道:
“这位朋友只有炼体境中期,恐怕只能拖累我们。”
蒋兰兰的脸有些红,说道:
“炼体境中期怎么了?我也是中期呀,再说人家这不自己杀了一只霜爪貂么,这种妖兽在一级妖兽里最为机灵,可不容易捕杀呢。”
“就是,童老哥,人多力量大,咱们进山走了一天才遇到程兄弟一人,也算是缘分了。”
童飞看了看火上烤的霜爪貂,想来也坏不了什么事,于是皱着眉说道:
“既然你们坚持,那加入无妨,不过我们已经打到的材料可不能分给他。”
这三人里童飞境界最高,明显是他们的主心骨,蒋兰兰犹豫地看了程成一眼,程成不以为意。
“没关系,你们打到的就是你们的。”
“太好了!那咱们继续前进吧。”
程成加入他们的队伍,四人继续前行,因为不知道他们三人之间是什么关系,所以程成没有紧随他们,而是稍微落后几步,由他们带路。
蒋家兄妹看样子也是第一次进山,处处唯童飞马首是瞻。童飞趾高气扬,说一不二,走在最前面开路。
越往山脉深处走,妖兽出现得就越频繁,不一会他们就杀死几头一级中品和上品的妖兽,可惜运气也不好,始终没找到内丹,只收获一些毛皮筋骨之类的材料。
天色已晚,他们来到一个小池塘旁边,准备歇息,蒋兰兰自告奋勇去取水做饭,蒋洪义去周围林子里找木柴,程成负责处理他们路上打到的野兔,童飞则像个大爷一样坐在青石上,指挥他们做这做那。
程成没兴趣理他,拿着野兔走到池塘边清洗内脏。
“啊!”
一声尖叫,回荡在寂静的池塘上空。
“不好,出事了!听声音是蒋兰兰!”
程成扔下剥了一半皮的野兔,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。
只见蒋兰兰面色惨白如纸,躲藏在石头的夹缝里,一头庞然大物正在不断用头冲撞岩石,眼看蒋兰兰就要葬身巨兽之口。
这妖兽体长超过三丈,重达万斤,四肢粗壮超过百年老树,金睛黑瞳,一张血盆大口能并排走进三个人,满嘴獠牙每颗都有三寸长,身上的鳞片如同铁板,背部有三条金丝起于头顶收于尾尖,正是二级上品妖兽金线鳄。
相传这种鳄鱼每百年脊背上生出一条金线,这条金线鳄至少已经活了三百年了。
蒋洪义和童飞听到尖叫声,也相继赶来,看到这凶猛的恶兽,不由心头一寒。
他们三人勉强能和二级下品妖兽一战,而这金线鳄即使在二级上品妖兽里也是顶尖的,尤其是那一身坦克装甲般的鳞片,刀枪不入,凭他们手里这几把普通兵刃,根本伤不到它半分!
童飞一跺脚,暗叫一声“可惜”,转身就要跑。
蒋洪义连忙拉住他,颤声说道:
“童大哥……请救救我妹子啊!”
童飞脸色一变,甩开他的手,说道:
“救?怎么救?要救你自己去救!”
“你……”蒋洪义气得嘴唇发抖,指着他说不出话来。
程成看不过去,走过去说道:
“随便他,他不救,我来帮你。”
蒋洪义感激他的仗义,但程成只是炼体境中期,他信不过程成有这个能力。
“哼,区区炼体境中期,我早听过你这窝囊废的大名,在这里逞什么英雄?你们不走就别后悔,一会儿金线鳄连你们也一起吃了。”
童飞冷哼一声,向后跑去,爬上林子边一块巨石顶上,坐下来看好戏。
救人要紧,程成没心情和他废话,双足发力,向金线鳄疾冲而去。
蒋洪义虽然害怕,但血浓于水,不能见妹妹遇险而不救,紧跟在程成后面拔刀冲过去。
“三星并发!”
“斩岩刀法!”
一片刀光和三缕剑风同时击中金线鳄的身体,它浑然不觉,只当是挠痒痒,仍然把蒋兰兰堵在石缝里,用利爪不停刨开岩石,离蒋兰兰的身体已不足二尺远。
“妹妹,我们来救你了!”
蒋兰兰看到哥哥和程成过来救她,哭着喊道:
“哥,你们快跑吧!别过来!”
程成见刀砍剑劈无效,也是心头一寒,心思一转,对蒋洪义说道:
“我将这妖兽引走,你来救人!”
蒋洪义正想问他如何将妖兽引走,只见程成整个人突然平静下来,一股庄严肃穆的气场笼罩在他全身,蒋洪义不由后退一步,肃然起敬,心想:
“这位程朋友好强的气场!他真的和我同为炼体境么?莫非刻意隐藏了实力?”
“七星归一!”
傍晚的池塘边打起一道厉闪,这一剑劈出,途中连续转换七次角度,七道迥异的剑风呈圆锥形同刺向一点,就是金线鳄的左眼!
这道光芒太强,连金线鳄也不敢大意,它刚闭上左眼的三层眼睑,星芒般的剑风就到了。
剑风击中铁皮般的眼睑,发出金属相撞的声音。
第一道剑风在上层眼睑留下一道剑痕,紧接着第二道剑风打在第一道剑痕之上,劈裂上层眼睑,再紧跟着第三道剑风就到了……
六道剑风破开三层眼睑,最后一道剑风正刺在它的金睛黑瞳之上,黑中带金的血水像喷泉一样飞溅到五丈开外!
金线鳄是这池塘的一霸,哪里吃过这亏,它痛得巨吼一声,山林里的鸟雀被吓得扑簌簌地飞离地面,附近的一级妖兽全吓得退避三舍。
童飞站在巨石上,远远听见这声让他心胆俱寒的怒吼,心里暗骂:
“姓程的不知怎么惹恼了这凶兽,宁斗猛虎,不斗疯熊,这受了伤的妖兽实力起码暴增三成,我还是再跑远点儿比较好……”
金线鳄再也顾不上即将到口的美人儿,发了疯一样向程成冲过来,四只脚乱蹬,在身后刨起两丈高的泥土,血盆大口张到极限,四个程成跳进去也不够塞牙缝的。
程成早已想好了对策,冲着一旁吓傻了的蒋洪义吼道:
“还不快救人!”
说完,就向着林子边的乱石堆冲去。
别看金线鳄身躯庞大,跑起来的速度竟不亚于虎豹,紧紧追在程成后面,距离越来越近,程成都能闻到它嘴里喷出的熔炉般的热气和腥气。
程成身形一闪,进入乱石堆。他刚刚追击霜爪貂的过程中,心有所感,学着霜爪貂的样子在巨石之间不断急转弯。
金线鳄跑直线很快,但转起弯来可没那么灵活,速度慢了下来。
“翻波拳!”
程成见时机已到,返身用拳风击飞地上的石块,向金线鳄砸过去。
金线鳄已经转弯转得头昏眼花,再加上一只眼失明,见有东西飞过来,来者不拒吞下肚子里。
童飞坐在一块大石上,看见金线鳄一路横冲直撞,碗口粗的衫树像牙签一样折断,几千斤的巨石像豆腐一样支离破碎,如同砂石碎木形成的狂龙,被程成引着往他这边冲过来,吓得双腿发软,无法动弹。
金线鳄越跑越慢,最后一头撞在童飞所在的巨石上,停住不动了。它的肚子里和嘴里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,连呼吸道都快被堵住了。
巨石被金线鳄垂死一击撞得剧烈摇晃,童飞一个倒栽葱跌了下来。
“程兄,你怎么样了?”
蒋洪义救出妹妹蒋兰兰,兄妹二人知恩图报,赶紧追过来想支援程成,却看到金线鳄的肚子大得像快崩开一样,趴在那里,只有出的气儿,没有进的气儿了。
“你们怎么才过来?”
程成好整以暇地坐在一旁,翘着二郎腿,嘴里叼着一支狗尾巴草,悠闲的样子就像刚出门遛了一趟狗。
而童飞跌坐在乱石里,脑袋被碎石磕破,血流满脸,看起来狼狈不堪。
“这……”
蒋家兄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听说过有人活捉虎豹豺狼,却从没听说过有人活捉金线鳄的,看程成的眼光简直像是在看神仙。
一个炼体境中期的修武者,活捉一条二级上品妖兽,这比炼体境中期打败炼气境后期还要可怕。
好半天,他们两个才回过神过,蒋洪义用胳膊肘一捅蒋云,说道:
“傻站着干什么?还不赶快谢过程师兄的救命之恩!”

添加书签

下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